薇尔亚

小英雄杂食者,喜欢小南极,是个手残

“我准备好了,青哲。”
刚刚接好了四肢的女孩子仰起头看向银发青年。



为自己的私设试了一下。

等待了两个月的结果是……
艾库美亚:谢谢你为我带来了可爱的妻子。
我:……?????





法斯已经在崩坏边缘了……(ノಥ益ಥ)
市川老贼杀我!!!!

已经不能用言语来说明现在的黑水晶|・ω・`)

请原谅我_(:3」∠)_
好久以前我曾想过波尔茨的短发模样,有朝一日真的看见了却想抽自己一耳巴子。
这真是刀片之国呀ヘ(;´Д`ヘ)
不知道小钻看到弟弟的模样会……

市川老贼: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恶魔……

黑晶变了/哭爆_(:」∠)_
果然是月人王子的阴谋吗?在书记的劝说下,法斯明明动摇了……

『轰出,胜』鸟少年④

这次有添加绿谷出久的旧设,赤谷海云。

赤谷海云是一只黑色的鸟,眼睛是红色的。

以下是一些设定。

⒈All.might先生有两只鸟,绿色的鸟是绿谷出久,黑色的鸟是赤谷海云。

⒉All.might先生认为绿谷出久需要历练,于是在五六年前让绿谷出久跟随爆豪己胜。

⒊All.might先生觉得赤谷海云的煞气太重,于是将赤谷海云留在身边继续修行。

⒋All.might先生隐世修行中。

⒌火药桶先生爆豪己胜是个爆娇这点就不说了。

⒍这里的设定是轰总已经十年没有回过家。家庭关系太糟糕了。(抱抱)

⒎绿谷出久确实非常崇拜火药桶先生,所以叫其“小胜”。

主轰出,不喜勿喷(「・ω・)「嘿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 ④


        天空中云朵互相挤压碰撞着,终于擦出耀眼的“火光”,而沉闷的雷声也随之响起。晴空原本明亮的颜色早已被狂风搅得昏暗不堪,令人心慌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 “暴风雨就要来了。”原本坐在树枝上的黑发少年站起身来,伸了伸懒腰。

        突然,他仿佛重心不稳,脚底一滑,从树上摔了下去!

        “嘻……”少年却咧嘴轻笑起来,在快要坠地的一瞬间化作一只伏地飞行的黑色的鸟,用极快的速度向林子深处飞去。

        在林子的最深处,住着一位隐世高人,但很少有人见过他,大多数人只能在心里猜测。

        黑鸟扇动着翅膀,享受着极恶天气前夕的诡秘氛围。

        不多久,一栋普通的房子出现在黑鸟的视野中。

        黑鸟向下飞去,再次化作一个黑发少年的模样,向屋子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老师,我回来了。”少年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    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 “老师!”少年皱起眉头,有些不耐。

        还是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 难道不在家吗?少年心里想着,然后听见那人经典的大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 这,不,是,在,家,嘛!

        少年忍无可忍地一脚踢开门,看见一位美漫风格的男人正站在窗边大笑着,手里拿着一张纸。

        男人听见响声,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赤,赤谷少年,你怎么又踢门?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么你呢?伟大All.might先生哪次开过门?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哈哈……没听到嘛……”男人心虚的撇过头,“再说这也是修行的一部分嘛啊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别,找,借,口,了!老!师!”

        男人一看情况不妙,赶紧挥舞着手中的信纸:“赤谷少年啊,绿谷来信了哟……货真价实……绿谷少年他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 绿谷。

        绿谷出久。

        “拿来我看。”

       『致老师和海云,

        近来可好?如今我们分别已有五六年,我很想念你们。

        我这些年一直过的很好,但也一直没有忘记老师的教诲,历练和修行从未停止过。

        海云最近如何?上次你说老师身体不好,现在有好转吗?
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绿谷出久』

        “这是什么?”赤谷海云指着信纸上的一处水痕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大概是送信的时候遇到雨天了吧。”欧陆麦特仍处于自家徒弟给自己写信的激动中。

        不。不是的。

        赤谷海云心想,这分明是泪痕!虽然那个家伙从小就泪腺发达,但这次一定出了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 到底是什么事情,以至于让绿谷向他们撒谎?

        “老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赤谷少年,什么事呀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想去趟绿谷那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欧陆麦特吓得从肌肉形态变成了骨骼形态。“赤谷少年呀……要不要再考虑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为什么要考虑?”赤谷海云叹气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的修行还没结束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都说了我不会做暴力的事情了!”赤谷海云有些抓狂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日常踹门呢?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啊,够了,我知道了,我会修的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 最后欧陆麦特还是同意了赤谷的出行。

        “说不定最后你们都会有新的成长呢。”他是这样说的。


        另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 一连几天,轰焦冻都没有再见到绿谷出久,心情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    合伙人倒是见到了,如同传闻中的火爆脾气简直不敢恭维。

        轰焦冻把自己关在书房里,脑海中不断掠过两人相识的场景。

        奇怪而神奇的少年啊,请快点出现吧。只有这样,我才能证明这不是梦。我才能知道我还能拥有自己的温暖呀。



【轰出,胜?】鸟少年③

这次就契合题目啦ԅ(¯ㅂ¯ԅ)

不得不说如果有粮我就不会自己产(懒蛋)

加上最近因为志愿的事情而焦头烂额

功课还是很多(ノಥ益ಥ)

然而不想这个题材成为自己的众坑之一

文笔不太好的我就献丑啦|・ω・`)

主站轰出,有点大三角,不喜勿喷(づ ●─● )づ




        “直到你进来,足足过了两分钟!废久!你干什么吃的!该死!混蛋!”

        绿谷刚一走进书房,就听见爆豪愤怒的咆哮声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还有那个阴阳脸!耍老子玩呢?!”

        阴阳脸?小胜是在说轰君吗?绿谷有些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小胜,有什么事吗?”绿谷一脸认真模样,“有需要查探的目标?还是需要准确的情报?”

        他仔细观察着爆豪的表情,猜想着小胜下一秒要说出的指令。

        本来爆豪己胜很有范儿的将腿放在书桌上,完全不像是刚才那种的咆哮状态,却在听到绿谷招牌句后彻底黑了脸。

        “只要是小胜想做的,我都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操,你当老子是巨婴啊!

        “砰!”爆豪重重的放下咖啡杯子,把咖啡溅的到处都是。咖啡的浓郁香气在浸湿的文案上散布开来,晕开了墨水钢笔刚刚签好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 绿谷立刻住嘴。

        他说错什么了吗?

 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说错了什么吗?小胜。”绿谷心中的不安开始成立方增长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哼!废久!你以为你是谁啊!”爆豪恨恨的拍桌子,“你以为自己很大牌很了不起?老子是那种躲在别人后面过活的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小胜……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你知道……”绿谷觉得那张可怜的桌子过不了几天就又要换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能到今天都是我自己的能力,还要你来说?”爆豪看向绿谷,他的眼睛似乎可以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对吧,还有大家的功劳。小胜,欧尔麦特先生说过要谦虚……”绿谷有些失望的反驳道。还有一句话他没说,小胜,这样下去你会失去很多,甚至……

        哈?爆豪有些微愣,紧接着是他滔天的怒火。“就你?废久?!”

        就凭你?

        爆豪的口气甚至有些轻蔑:“就凭你?你不过是我养的一只臭鸟!”

        “砰!”又是用力一拍。

        然而接下来就是桌子分崩离析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绿谷也没有心思去管桌子的事情了,爆豪每次都是这样,说的话无论何时都很难听。但这次,真的伤到他了。而且,也不止这次吧?

        上次,上上次,上×N次……

        绿谷缩了缩脑袋,轻轻地枕在自己绿色的羽毛上。在爆豪看不见的角度,一大颗泪珠从绿色的眸子里滚出来,浸湿了一大片羽翼。





        “老大又要换新桌子了。”门外,切岛开始熟练地给书桌供应商打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 “更新最快也不过如此。”上鸣摊了摊手,故意做出爆豪发怒的样子,却怎么也学不会那副恶人脸。“不过话说回来,这么多年了,老大唯一上了心的,居然是一只鸟。你们不觉得奇怪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有什么好奇怪的?鸟怎么了?”一旁的耳郎伸手揪住上鸣的耳朵,无视了他龇牙咧嘴的痛呼,“没有那只名叫绿谷的鸟,老大可不会只是废张桌子这么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也只有绿谷,才能“存活”在爆豪的狂怒之中,还能提出合理的建议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啊哈哈,”上鸣挠挠头,“只能说不愧是绿谷。”

        是呀,不愧是绿谷。耳郎看向将要送进去的餐车。

        绿谷虽然是只鸟,但老大从没让人家吃过鸟食呀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这只鸟最喜爱的食物居然是猪排饭,实在是让人难以吐槽。

与其说是每月一更漫画,还不如说是每月一刀……
黑水晶终于摆脱了幽晶对自己的束缚,整天和艾库美亚腻腻我我,并且拒绝和月法一起继续战斗。
安特库再也回不来了,月法却只能继续走下去。
幸好月球上的众人有帕帕做主心骨——什么?!庸医向帕帕丢刀子?!
庸医,你日思夜想的帕帕回来了你还要干嘛(#゚Д゚)
(心痛跪地死亡)
(#゚Д゚)不行我要正经点……
好吧我越来越好奇之后的走向了|・ω・`)

据说我英漫画最新一集轰爸秒收弗拉格

有点不敢去看(#゚Д゚)
(难以想象轰君会是怎样的神情)
再说这是轰爸成为No.1后的首秀。
首秀啊!首秀!
太惨了不敢看……
话说回来,在所有脑无里面是这一次是最强还是USJ的那个更强还说不清楚。
日后的三巨头会是?
心疼轰君(ノಥ益ಥ)
啊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
(开始止不住胡思乱想而被拖了出去)

累垮了……很难得的睡了一个好觉